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札记书论 > 正文

当今书法创作刍议
2012-07-10 23:21: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综观当今书坛,尽管书法活动热火朝天,但书法创作不容乐观。有成千上万的书法作品,但缺少书法精品;有庞大的创作队伍,但缺乏书法大家。    当今书法创作可以粗略分为功力型、传统保守型、传统创新型、...
  综观当今书坛,尽管书法活动热火朝天,但书法创作不容乐观。有成千上万的书法作品,但缺少书法精品;有庞大的创作队伍,但缺乏书法大家。
  
  当今书法创作可以粗略分为“功力型”、“传统保守型”、“传统创新型”、“现代型”四种。
  
  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取法于古,取意于今,这将是今后书法创作中一个永恒的话题。中国书坛今后书法创作的发展趋势:一是传统基础上创新,更张扬个性;二是强化视觉冲击力,创作趋于美术化倾向。
  
  关键词书法创作现状趋势
  
  一、书法创作现状
  
  书法,作为当代文化艺术的一部分,创作队伍日益增多,书法作品大批产生,越来越与广大人民生活紧密相连。随着社会文明进步,群众生活水准提高,会将有更多的人介入到书法创作这支队伍中去。
  
  时下,各种书法展览名目繁多,琳琅满目。“全国展”、“中青展”、“新人展”、“正书展”、“行草书展”、“楹联展”、“扇面展”、“篆刻展”、“刻字展”此起彼伏,“书学理论研讨会”、“隶书学术讨论会”、“刻字理论研讨会”也频繁举办,全国范围内营造了一个较好的书法活动氛围,为全国各地书法作者创造了良好的崭露头角的机遇。书坛老将担当压阵角色;书坛中坚热情高涨,大显身手;书坛新秀不断涌现,充当后备力量。三方面的大军组合成了我国书法创作的雄厚实力。目前,由中国书协主办的诸多展览中,比较有权威的就是“全国展”、“中青展”、“新人展”这三大展览。其中“全国展”已经举办了六届,“中青展”已办了七届,“新人展”已办了四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个展览,最近几年每次征稿收到稿件均有二三万件,可见这些展览的影响力和诱惑力之大。
  
  全国第六届书法篆刻展,应该说目前代表着国家级最高展。共入展书法篆刻作品四百三十三件(刻字除外,书法三百三十九件,篆刻四十九件),获奖四十五件(书法四十一件,篆刻四件)。从整体情况来看,入展作品均为传统功夫过硬,并在弘扬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发挥。笔者作过统计,入展的三百三十九件书法作品中,正书五十九件,草书一百二十五件,隶书二十九件,篆书二十六件,行书七十八件,章草二十二件,行草书比例占百分之六十六点三七左右。获奖的四十一件书作中,行草书二十六件,楷书六件,隶书七件,篆书二件,行草占了百分之六十三点四一,可见行草在整个书展中入选比例之大。入展作品都学有渊源,有一定传统功力,并较好地体现出作者自己的个性。在正书作品中,以小楷居多,也许功夫感动评委,抑或大楷难以驾驭,小楷入选率较高已成为书展中的普遍现象。
  
  全国第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作为目前探索性书展中最权威的一次,入展书法作品三百八十二件,其中行草书占百分之八十二以上。一等奖的十件书法作品,其中楷书占一件,草书占四件,行书占四件,现代书法占一件,行草书占百分之八十。“中青展”与“全国展”一样,行草书比例大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行草书风靡书坛成为当今书法创作的一大奇观。究其原因,行草书流动的线条,强烈的动势,快速的节奏,比较符合当代人们宣泄情感的需要,故而吸引了众多热爱者的投入,而且获得了可观成绩。但从繁荣书法事业这个角度看,应倡导多种书体共同发展。
  
  一九九八年二月十日至十五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二十世纪书法大展”,盛况空前,可谓是本世纪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一个综合性书展,展览全面回顾了一个世纪以来的书法史历程,集中展示了本世纪以来著名书法家和当代中青年书法篆刻家的力作,展现了近现代书法创作总貌,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如果把此大展中的“七届中青展”与“二十世纪已故名家遗作展”作个比较的话,可以清楚地发现,“七届中青展”具有明显的“时代性”,“已故名家遗作展”具有较强的“经典性”。“中青展”的作者显示出了强劲的创作实力,他们年龄大多在三十至四十岁左右,思想活跃,接受现代信息快,创作欲望强烈,他们创作的作品篇幅往往较大,以气势磅礴取胜,有较好的展览效应。但他们往往沉下来刻苦磨砺少,急功近利,缺少个人风格,互相之间作品雷同多,有些浮躁之嫌。相反,“已故名家遗作展”传统功夫扎实,个人风格鲜明,作品内涵多,沉得下来,相比之下,显得平稳些。
  
  在欲参加全国性展览的成千上万的书法投稿者队伍中,大多数作者孜孜不倦地追求书法艺术真谛,把入展与否作为检验自己学习成果的一种方式,重在参与,入展了固然可喜,既可作为加入中国书协的条件,又可在精神上得到一点慰藉。落选了反省检查自己,找出存在不足和努力方向,使自己水平更快上去。但也有一小部分人,投稿心态不一样,故他们创作方式也不同,他们不是在功夫学养上下功夫花力气,而是耍小聪明,效仿追随时风,“克隆”古人书作,临摹获奖作品,投评委所好,甚至采用现代科技电脑集字。他们中一部分人把入展加入中国书协作为赚钱、捞取资本的一种途径。
  
  当今的书法活动,应该说最主要的活动方式就是展览,大多数书法作者创作的作品都是为应付展览,为展览而创作,把入展与否作为检验水平的标准和创作的最终目标。因此,给书法创作者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压力。他们把展览看得很重,把入展与否看作像运动员获取奥运会入场券一样重要。随之而起的,就是他们拼命追求展厅效应,尺幅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花哨,迎合评委口味,一些作者强自己所难,字越写越大,装饰味越来越浓,扬短避长,结果适得其反。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展览多给创作者带来一定的负效应,因为展览毕竟有一定的导向,一般来讲评委评出什么样的作品,总会有一批作者揣摩追随。这样下去,就势必给整个书坛创作带来诸多不利因素,静下来做学问的少了,按自己审美情趣创作的少了,从而导致千人一面的窘况。
  
  综观当今书坛,尽管书法活动热火朝天,但书法创作却不容乐观。有成千上万的书法作品,但缺少书法精品;有庞大的创作队伍,但缺乏书法大家。
  
  二、书法创作流派
  
  当今书法活动,无论展览还是比赛活动,确实热闹,热点也很多,创作队伍日益庞大,但真正具有代表性的优秀作品不多,创作队伍的艺术素质也有待进一步提高,就目前情况,可以粗略分为这样几类:功力型,传统保守型,传统创新型,现代型四种。
  
  (一)功力型。这批作者十分强调临碑临帖的功夫,过分偏重结构细节,崇拜古人,对传统取向单一,不敢越雷池半步,点画精到,临碑写帖可以到乱真的地步,虽有继承之功却乏创意,看不出个人艺术风格。他们死盯一种,不注意吸收其它碑帖,观念狭隘,具有较强的排他性。如果办个展或出作品集,只要看一副作品就知道作品底细和整个面貌。问题症结就是这些作者学养不到家,他们终其一生就在某一碑帖里徘徊,把临准写像作为自己毕生追求的目标和最高准则,却丢掉了自己的审美情趣和爱好。
  
  这类就属于基本功十分扎实但却毫无情趣的写字匠。
  
  (二)传统保守型。这类作者比功力型作者,视野有所扩大,强调在重视基本功基础上,渗入一些自己的审美情愫,但主体仍以传统为主,没有自己的鲜明风格。他们由观念问题或学书时间问题,渗入自己个性的东西胆子不够大,魄力不够足,始终在传统的边缘上晃动。他们临碑临帖的功夫也十分深厚,并注意学养的提高,个人艺术风格不是刻意追求,强调功到自然成,循序渐进。这类作者关键在传统基础上发挥的“度”不够大,举止动作小,渗入已意得量小,缺少一种转换的能力,即所谓“变”的能力不够,故他们仍逃脱不出传统的圈子,是标准的传统型书家。
  
  严格地说,保守型暑假,并非完全进入“创造”阶段,应该说,仅仅处于“准创造”或“准艺术”阶段,在作者群中有一大批。
  
  (三)传统创新型。此类型被公认为当今书法创作的主流派,主力军。有人专门将此类称为“书法新古典主义”。年长一点已功成名就的书家,都是走这一条路而来的。
  
  这批书法作者力求在传统基础上创新,他们对书法艺术的个性表现,不是等待观望,而是采取了一种理性的追求。他们传统积累丰富,在努力吃透某家某碑某帖的坚实基础上,认真吸收其它各家的艺术养料,广采博收,再变化提高,形成自己的作品风格。此类属于当今书法创作中一个较高的层次。正如周俊杰先生说的那样:“此类创作,它正确把握了书法发展的‘度’。从审美角度沉入到古典中去,又以其胆魄跳出来于时代审美情趣结合,从而将书法作为艺术引向更为自觉地进行创造的境界中。这一时期的书法创作,全面地体现出了当代人们更加突出主体的艺术观……”①
  
  传统中创新,此类创作方法,占了当代书法创作的绝大部分。如果说第一,二届全国书展,还大量存在着对古人不自觉地模仿的话,那么从第三届,尤其是第四届全国书展起,作品就开始在传统基础上有所创新变化,开始融入作者的情趣,审美意识了。
  
  周俊杰先生曾在《当代书家五十人五体创作实录》VCD光盘讲过这样的话“现代书法创作,要找到历史,时代,个人三者的交汇点。”他的这句话讲得非常耐人寻味,形象地道出了当今书法创作的方法,很具有现实意义。
  
  (四)现代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新潮、前卫书法。这种类型产生的时间较短,只有十多年历史。其兴起缘于我国改革开放之后,西方现代文艺思想及艺术表现手法的引进。这批作者试图用现代艺术观念进行书法创作,强化视觉形式感,甚至分化、脱离汉字形象。
  
  从形式上看,作者完全按形式美法则将其进行重构,一些作品还加强了空间感,通过墨色的变化,增加了多种层次。
  
  现代派书法创作,作为书法的一种新的大胆艺术尝试,应该肯定它的探索精神。它“是对书法艺术范围的扩张与开拓,也是对书法艺术精神的重新发挥。”②现代书法的出现,这是艺术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时代审美需求对其进行刺激后产生的必然结果,“中国书法发展了几千年,到目前为止,仍是在五体书中进行缓慢的渐变,艺术的外形式上并没有什么大的突破,从美术界杀出的一帮人马,借鉴了绘画创作中的一些手法,结合国外现代派艺术(包括日本前卫书法)的一些特征,对传统书法进行了大胆的变革性尝试,这种尝试的出发点是无可挑剔的,因为它的主导思想是:在新的历史时期就需要有相应的艺术,其观点是具有发展的、革命的性质。”③
  
  当然对现代派书法也有人持全盘否定的态度。他们认为,搞现代书法的人,特别强调感官刺激,视丑怪为神奇,以追求丑怪效果达到刺激之目的,不应让他们发展下去。
  
  平心而论,“现代派”祭起反叛大旗,高吹创新号角,其勇气十分可嘉,值得提倡。然而艺术上的成就远远不如新闻宣传那么成功。他们缺少本质意识,未能对传统书法进行较深入研究和艺术实践,只在形式风格上求新求变,所以他们的变革是较浅层次的。
  
  另外提一下,一九九八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学院派”书法,笔者认为,它尚不能作为一种正式类型。它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上的转换,古典的拼凑,现代的剪接。也有人认为:学院派书法,保持其“书法”本质的仅仅是临摹的功底,保持其“现代艺术”成分的仅仅是花色与材料而已。尽管这话有话有些片面,但却把学院派书法的真实面貌暴露无遗。陈振濂先生倡导的这种学院派书法,努力探索一种新的书法创作方法,其本意无疑是积极的,学院派本身的主义和实践虽然不足以使我们信服,但这种革新求变的精神却是我们期待的。
  
  三、书法创作发展趋势
  
  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取法于古,取意于今,这将是今后书法创作中一个永恒的话题。在中西文化自然交融的空间里,在当今书坛繁盛的群体中,对每个书家来说,都需要在共性中寻求个性,确立自我。在今后书法创作中十分强调树立精品意识。出精品、出大家,已成为二十一世纪书法界的战略目标。沈鹏先生在巴黎中国书法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发表的《探索书法的本体和多元》中曾经说过:“当前书法发展的重要趋势,一是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参与,二是多种风格的多元并存,以接受传统风格为主。对过去传统的‘主流’有淡化倾向。对当代世界艺术新潮的冲击,既乐于接受也有所抵制……中国书法生命最伟大的源泉要从书法本体去探索。书法的多元化是伟大源流的波澜壮阔的又内而外的体现。”④
  
  (一) 传统基础上创新,更张扬个性
  
  书法创作,首先必须以传统为先决条件。在继承传统中,学习技巧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一个人可能会有十分丰富的想象,精彩绝妙的构思,但假若他缺乏基本功训练,缺乏艺术技巧,他的这些想象就不可能完全成功地传达表现出来,因而他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艺术家。但是,如果一个基本功扎实,有较高的技术技巧的作者,却不能从技术层面提升到更高的自由创造的精神境界,那么他仍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艺术家而只能算作工匠。正如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所说:“凡是高明的诗人……都不是凭技艺来做成他们的优美的诗歌,而是因为他们得到灵感,有神力凭附着。”⑤当然柏拉图片面强调“灵感”和“神力”的赋予而完全否定技艺(技巧)作用,是十分错误和荒谬的。但是,他认为真正的艺术创造是超越一般技艺的见解无疑是正确的。在先秦,庄子对艺术创造和艺术技艺的关系曾提出过一系列相当深刻的见解,他在《养生主》中通过“庖丁解牛”的寓言故事,阐发了一个“进技于道”的道理,就是强调超越“技”的层面而达到一种自由创造的精神境界。刘正成先生说过:“书法家的创造是一种直接现实性的能力,按照黑格尔的说法,艺术家的想象力、幻想力和感觉力同实际完成作品的能力在真正的艺术家身上是完美的统一的。因此‘技’与‘艺’的关系既要理解共性又要掌握个性。”⑥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也讲过:“作书要发挥自己心灵,切莫寄人篱下……要知得形似者有尽,而领神味者无穷。”⑦
  
  在目前,一般来讲,年轻人所面临的是积累的不足与创造力有余的矛盾。常常因积累的不足而影响创造力准确、有效的发挥。上年岁的人则相反,往往基本功扎实而创新个性发挥不够,历史上那么多平庸的书法家没有成功,并非是他们积累不足,而是创造不够。吴昌硕称“一日有一日之境界”,便是他每天有心得,每天有新领悟,取得成功的一种体现。明末杰出的书画家陈洪绶先生的书法确实有独特的个性,他在《宝纶堂集》中说的一句话颇有见地:“学书者竞言钟王,顾古人何师?当撷诸家法、意,自成一体。”⑧他的这一诘问胆识过人,并非反对一切师承,而是主张“撷诸家法、意”而自成一体,不要受某一家或某一派的局限。
  
  二十一世纪,将是崇尚精神的世纪,才智杰出的新一代人将奋力寻求别具特色的新的艺术语言,试图造就新颖夺目的表现形式,以传统的和西方的美学观、哲学观丰富作品的内涵,使得作品更富有艺术感染力。时代在大踏步向前,艺术家追求的目标更高,囿于前人模式因循守旧,必将成为时代落伍者。
  
  (二) 强调精品意识,呼唤大家出现。
  
  书法艺术就其传统来讲,其文化积淀、审美取向、艺术旨趣、精神状态都是一种非娱乐型的高雅艺术,和优秀的人文精神紧密相连。现今书法主要通过展览形式表现,一两件作品决定取舍,忽视了人品、书品、学养及时间段的全面综合评价,对书法艺术缺少深度的立体关照。因此墨海弄潮的中青年在功利驱动下,为入展,个性迷失,在缺少艺术真诚的随波逐流中,流行书风如潮似涌,作品伸拳踢脚,左右摆动,忽视作品内涵,临摹抄袭之作屡屡入选国展。“聪明字”轻而易举获奖,花最少的时间获得最大效益。在此种条件下精品怎么能产生?
  
  精品,顾名思义,即物态化的艺术作品中的精华之作。当代呼唤精品意识,其意义不在于结果的本身,而真正的意义在于艺术创作的过程。在这创作过程中,创作的态度优为重要,要力戒投机取巧,克服商品浪潮冲击下的浮躁的急功近利,更要杜绝剽窃、抄袭、生搬硬套的行为,反对故弄玄虚、刻意标新猎奇、哗众取宠的做法。
  
  因此,对于即将跨入二十一世纪的书法作者来讲,不仅要注意在笔墨技巧上下功夫,更要全面提高文化艺术综合修养,树立健康的美学观,保持良好的创作心态,倡导精益求精的创作精神。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书法精品,涌现出新一代的书法精英人才,孕育出新一代的书法大家。
  
  注释:
  
  ①周俊杰:《当代书法艺术论》,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
  
  ②中国书法家协会编《全国第四届书学讨论会论文集》第,王冬龄《关于当代书法艺术创作》,重庆出版社1993年11月第1版。
  
  ③周俊杰:《当代书法艺术论》第148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
  
  ④中国书协:《中国书法》,1999年第2期,第9页。
  
  ⑤柏拉图:《伊安》
  
  ⑥刘正成:《书法创作与评审》,重庆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
  
  ⑦季伏昆:《中国书论辑要》,江苏美术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402页。
  
  ⑧季伏昆:《中国书论辑要》,江苏美术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394页。
  
  此文发表于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中文核心期刊《中国书法》2000年第2期;获“全国第七届书法展论文评选”一类论文奖。
  
  作者:徐蔚
  
  单位:浙江海宁市文化馆
  
  电话:13567332268
  
  

相关热词搜索:当今 书法 创作

上一篇:创作札记
下一篇:张宗祥先生书学思想浅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