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札记书论 > 正文

蠡测章草书法创作之发展趋向
2012-07-10 23:23: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蠡测章草书法创作之发展趋向    □徐蔚    内容提要    •在我国辉煌的书法史上,章草以其独立的古体草书而著称。在当代书法创作中,章草也占有一席之地。    •章草作为书法的传统...
  蠡测章草书法创作之发展趋向
  
  □徐蔚
  
  内容提要
  
  •在我国辉煌的书法史上,章草以其独立的古体草书而著称。在当代书法创作中,章草也占有一席之地。
  
  •章草作为书法的传统书体之一,绵延上千年,历尽沧桑,一直没有被淘汰,即可说明其艺术性的高强。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审美观的改变,章草这种既古老而又高雅的书体,在受到人们亲睐的同时,也面临着自身改进和完善的挑战。
  
  •章草今后的发展趋向,必须在立足原有传统章草基础之上,扬长避短,采其他书体特别今草之长,融古朴的章草与灵动的今草于一体。吸收今草灵动的笔法,开张的结体,错落有致的章法,使古老的章草焕发时代新颜。
  
  关键词章草草隶草化发展趋向
  
  作者徐蔚浙江省海宁市文化馆研究馆员(邮编314400)
  
  在我国辉煌的书法史上,章草以其独立的古体草书而著称。在当代书法创作中,章草也占有一席之地。无论是全国性书法大展,还是各类书法作品集,均可见到章草的影子。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审美观的改变,章草这种既古老而又高雅的书体,在受到人们亲睐的同时,也面临着自身改进和完善的挑战。
  
  一
  
  章草作为书法的传统书体之一,绵延上千年,历尽沧桑,一直没有被淘汰,即可说明其艺术性的高强。章草,上承古草(篆草、草隶),下启今草,是汉字书体史上重要的转捩点,研究这一独特的书体,既有窥探文字演变的意义,又有
  
  寻绎书体发展的价值。
  
  章草为适应当时趋速急就的需要,从汉隶中脱胎而出,为节省笔画,便从粗草隶书中删繁就简,开拓出一条隶书草体化的新路。“汉兴而有草书”⑴,在当时的汉代,章草就有极高的应用价值。
  
  林志钧在《章草考序》中写道:“予尝谓章草有数美:笔下有来历,而结体变化皆有法度,一美也;向背分明,起止易辨,使转随意而不伤狂蔓,二美也;为隶楷蜕化之中枢,而笔画视隶与楷皆简,平正流速,兼而有之,三美也。”⑵章草有此三美,岂可令其湮埋沉晦、漶漫泯灭哉!人们都说,书法学到一定程度,特别隶楷有了一定基础后,再写写章草,书风就会产生大的飞跃。此话不无道理。因为章草不仅书风纯正古朴,而且书卷气极高。可以说,章草是调整一位书法作者书写状态,改变作品由俗到雅的一种有效途径。因此说,章草是一种调味品,章草是一种催化剂。“如是,以书名家而不通章草者,将何以立耶?而且即使对章草不欲作专攻,而于今草中稍增章草笔意,亦将大见异采。以此,章草一道,凡有志于书艺之研究者,绝不可弃而不顾也。”⑶欧阳中石先生对于章草也给予了较高评价。
  
  张怀灌《书断》曾说:“章草,隶书之捷。”“捷”,简便、快捷也,“草化”也。“草化”虽然是一种简单的书写形态,但它对书体的演变,却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例如:篆书的草化,形成篆草(或曰缪篆、草隶、古隶),无形当中促进了篆书向隶书的转化;隶书的草化,形成隶草,逐渐定型为章草。章草的出现,是我国书法艺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飞跃,后汉赵壹作《非草书》谈道:“盖秦之末,刑峻网密,官书烦冗,战攻并作,军书交驰,羽檄纷飞,故为隶草,趋急速耳。”唐张怀灌《书断》中也说道:“此乃存字之梗概,损隶之规矩,纵伍奔逸,赴速急就”。这些都说明了章草产生是有它的根由的。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中国书法发展史上极为重要的时期,这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痛苦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王羲之父子的字,顾恺之和陆探微的画,戴逵和戴显的雕塑,嵇康的《广陵散》,曹植、阮籍、陶潜、谢灵运、鲍照、谢眺的诗,郦道元、杨衔之的写意,……无一不是光芒万丈,前无古人,奠定了后代文字艺术的根基和趋向。”⑷
  
  我们不妨可以从以下三条线索中看出魏晋时期书体演变归结的轨迹:
  
  楷书:新莽楷书残纸魏晋残纸——钟繇《荐季直表》、《墓田丙舍帖》——东晋王羲之《黄庭经》、《乐毅论》。
  
  今草:东汉简牍中今草——毫县曹氏墓少数刻字墓砖——西晋《平复帖》——东晋王羲之《姨母帖》、《初月帖》、《十七帖》。
  
  行书:东汉《宝鸡汉墓陶书》——楼兰“九月十一日”等帖残纸——王羲之《丧乱帖》、《兰亭序》,王献之《鸭头丸帖》等。
  
  从魏晋时期书体演变的大致轨迹,我们可以从中窥见从汉末至晋代这三种书体基本上是交叉运行的,也可以窥出章草在整个书体演变归结过程中的巨大作用。可以说章草书体是个纽带,既延缓了汉代隶书、隶草的遗轨,又开启了楷书、今草、行书一代新风,是书体演变中的一个关键书体。历代章草大家有汉之史游,杜(度)崔(瑗),张芝,吴之皇象、西晋索靖等。章草在张芝之后便迅速衰落,东晋虽有二王研习,但传世大量作品仍为今草,到了唐代,章草已泯然灭迹,宋黄伯思在《东观余记》中云:“(章草)至唐绝罕为之,近世遂窈然无闻。”直到元、明,赵孟兆页、宋克才对章草开始关注和实践,可惜受行、楷笔法影响过大,未能达到汉魏时浑朴古质的韵度。
  
  与今草相较,章草具有介于隶书与今草之间的特征,既未脱尽隶书的约束,又浓重地保留了汉隶之架势,以其独特之书写方法,冲破了隶书的严谨法度;其每字结尾,虽仍采隶书末笔之波磔,但比之隶书,笔画更省便,且也自由得多,一篇字迹,虽如隶书写得字不相连,但整齐与疏朗相间,大小也可不等,仪态美观,风格奇特。东汉崔瑗在《草书势》中赞曰:“观其法象,俯仰有仪。方不中矩,圆不副规。抑左扬右,望之若欹。竦企鸟跱,志在飞移,狡兽暴骇,将奔未驰。状似连珠,绝而不离。畜怒怫郁,放逸生奇。腾蛇赴穴,头没尾垂。机要微妙,临时从宜。”⑸章草之美,艺术之妙,在这里均做了生动描述与概括。
  
  从总体上看章草形制,是将隶书与草书手法紧密结合在一起。画有波捺,是为隶。简率连笔,是为草。这是章草的总体特点。简牍帛书之古隶,同一方向同时波捺两笔乃至两笔以上者,并不多,其所以这样,在于汉字结构,有一条让补原则。如果同一方向同时波捺两笔乃至两笔以上,争相突出,势必发生矛盾,破坏字的结构平衡。章草的重笔,多在字的末尾,因此字的收尾部分均比较沉稳厚重。卫恒言杜度的字“结字甚安”说的正是这一点。章草中每个字点画之间联接频繁,而且大量使用牵丝,笔画多呈圆弧形,俯仰顾盼,相互呼应,即使是分写的点画,连势也十分强烈。字与字间,章草断而不连。《书断》云:“章草之书,字字区别。”卓定谋在《章草考》中也有这样的论述:“章草字字有区别,字字不相连。”这个特点,从东汉张芝遗帖,至皇象、赵孟兆页、宋克诸帖,皆是如此。少数字帖个别地方有上字末笔与下字首笔相连者。这种上下两字连笔的现象,显然是书写者书写较快或者受今草影响的结果。
  
  二
  
  古人谓若欲今草大成,当学章草。王世镗先生言:“初学宜章,既成宜今。”又言:“今出于章,习今而不知章,是无规矩而求方圆,未见其可也。”可见章草在书法创作中是一个很重要的书体,也是一条通往大雅之堂的重要途径。但是,“笔墨当随时代”,书法创作要随时适应时代审美需求,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意识。
  
  沈鹏先生曾说过:“各种书体中,笔法最丰富者属草书。从历史发展的观点看,今草是继篆、隶、楷、章草之后的最后一种书体,今草以前的各种书体的笔法、结体积淀在今草当中是必然的。草书之所以最长于表现力,最足以表情达意,其最重要的基础实在于笔法的丰富多变,草书的“点画”在“使转”中运行,被“使转”带动,草书点画与楷书点画之区别,可以从“使转”在两种书体中占有地位的相异得到证明。”⑹科学家经过了长期实验和探讨,证明了人的视觉功能有一种判断,流畅的曲线优于不规则线条。实验表明人们观看物象时视点是来回跳荡的,而视快感却偏偏在观看时才能享受到。“在这里,所谓乏味的形式,就是不能满足视觉系统生命力和运动量的形式;过于杂乱的形式,这是不能使视觉系统进行张驰有序地工作的形式;所谓悦目的形式,这是适合该有机体视觉系统功能的形式。”⑺流畅的曲线就是有这种悦目的形式。
  
  刘熙载对草书也曾作了概括:“正书居静以治动,草书居动以治静”。尤为精彩的是,他把草书视为书法艺术中宣泄情感,表现性格的最佳手段,视作各种书体中表现性、技巧性最高的艺术:“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东坡论传神,谓:‘具衣冠坐,敛容自持,则不复见其天。’《庄子•列御寇》篇云:‘醉之以酒而观其则。’皆此意也。”⑻看来刘熙载是推崇苏轼等人所主张的率意书风,并把人的自然本性的真实流露作为一项重要的书法审美标准。章草与今草相较,章草多刻板,缺少自然;今草多灵巧,崇尚自然流露。王世镗在《论草书章今之故》中把今草与章草区别作了详细论述:“今喜牵连,章贵区别;今喜流畅,章贵顿挫;今喜放宕,章贵谨饬;今喜风标,章贵骨格;今喜姿势,章贵严重;今喜难作,章贵易识。今喜天然,天然必出于功夫;章贵功夫,功夫必不失天然。”⑼
  
  东汉光和间的辞赋家赵壹,曾有一篇《非草书》,力议草书之非,他反对规范化的章草而不是先前的“藁草”,故言“草本易而速,今反难而迟”。他指出了草书“趋急速”、“简易”的特点,认为“今之学(章)草书者,不思其简易之旨,直以为杜、崔之法,龟龙所见也。”然而赵壹却非简单地否定章草,肯定“杜(度)、崔(瑗)、张(芝)皆有超俗绝世之才,博学余暇,游手于斯,后世慕焉。专用为务,钻坚仰高,忘其疲劳,夕惕不息,仄不暇食。……”原来赵壹最反对那种“专用为务”,而对“博学余暇”者却是恭敬仰慕的。由此开始,确立了一条书法创作的学者化的途径。
  
  “他书,法多于意;草书,意多于法。”《艺概》的这一论断可以看作是“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情性;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的另一概括。点画,大体说来可以归于相对稳定静止的较易触摸把握的范畴,属于“法”的体统;使转,大体说来归于相对运动变化的,较难设置程式框架的范畴,属于“意”的体统。“法”的掌握,需要刻苦磨练,持久不懈,“意”的境界,需要认真领悟,灵感的赐予。在艺术创造中,艺术技巧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一个人可能会有艺术冲动,甚至也会有十分丰富的相象和绝妙的构思。但是,如果他缺乏艺术技巧,就不可能将这一切成功地传达和表现出来。因而他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艺术家。然而,如果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技巧,但却不能从技巧层面提升到更高的创造自由的精神境界,那么他仍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艺术家,而只能算作工匠。正如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所说:“凡是高明的诗人……都不是凭技艺来做成他们的优美的诗歌,而是因为他们得到灵感,有神力凭附着。”应该说,柏拉图完全否定技艺作用而片面强调“灵感”和“神力”的赐予,当然是十分错误和荒谬的,但是,他认为真正的艺术创造是超越一般技艺的见解无疑是正确的。章草与今草相比较,章草程式化多一些,今草则灵动抒情多一些。同样写一幅作品,章草理性思维多一些,今草则感性思维强一些。章草求工稳厚重,今草求洒脱流畅。
  
  草书最初阶段是草隶,当时为了“趋急速”便将隶书写得简易些,我们可以从早期西汉墓出土的简牍中得到其中消息。到了东汉,草隶进一步发展,形成了章草,这是草书的第二阶段。章草是汉代草书的主流,在书家杜度、崔瑗、张芝中,张芝的章草成就达到最高,被称为“草圣”。以张芝为代表的草书家,甚至不惜抛弃仕途,献身草书艺术,从而显出崇高的艺术热情,这种人生价值选择也极大影响了东汉学子,他们纷纷绝弃仕途,献身草书:“苟任涉学,皆废《仓颉》、《史籀》、竞以杜、崔为楷。”张芝真迹未存,今只能据《淳化阁帖》所载六行章草见其书风大概:古雅质朴,规矩简约。今草即删去章草所带隶书的波磔,上下笔势连贯不断。是富于创新的张芝,在章草基础上省减点画波磔,创造了今草书。后代草书多为今草书的发展和延续。章草的波磔一方面是受隶书波磔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美观、规范化。汉末随着魏晋玄学的兴起,人们审美趣味发生变化,隶书因过度程式化已丧失活力,故章草也不可避免地向今草转化。
  
  上世纪末和本世纪的初期,人们由于返朴归真心理审美的影响,章草也占有一定市场。在全国性书法大展中,章草也占有一定比例。它的古朴,它的纯真,它的厚重,一直得到人们的接纳和青睐。在喧嚣繁杂的社会中,需要有这样的作品来调节人们的眼球,来净化人们的心灵。
  
  章草的古朴浑厚,符合了一段时间人们审美要求。但是,长期下去,若一陈一变,照样画弧,就跟不上时代节奏及现代人审美需求。现代是一个媒体的时代,资讯快速传播的时代,也是一个快节奏的时代。人们无论在经济生活还是文化生活中,已经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现代人不管有事没事总感觉不能消停下来,身体已越来越累,且大部分人都处在亚健康状态。现代人追求快节奏,崇尚高频率,强调视觉冲击力,以爽快淋漓为满足。厌倦老气横秋,厌恶迟钝拖沓线条。因此,章草作为一种书体,它的创作若要有市场,在各种书展中崭露头角,它必须充实改革,完善自己。章草书家郑诵先也讲过:“书法是一种艺术,艺术的生命力在于创造。要在博采众长、融会贯通的基础上写出自己的风格来。书与画一样,都应努力自成一家,不要只是做模仿的工匠。”⑽因此,章草必须吸收其他书体特别是今草营养,融古朴的章草与灵动的今草于一体。这样兼融一体创作出来的新章草体,既非纯章草,也非纯今草,既体现深厚底蕴的文化内涵,又展示灵巧酣畅线条的现代感。年青人喜欢,老学者也能接受。
  
  假若一幅书法作品全部纯粹以章草面目出现,节奏也好,墨法也好,舒展度也好,章草与今草比总要逊色一些。从法度和性情上讲,章草法大于意,而今草意大于法。书法的高境界是意境,而不是法度。“书法美是有韵律和意蕴的形式。”⑾“中国的书法,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着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因此,中国的书法不象其他民族的文字,停留在作为符号的阶段,而是走上了艺术美的方向,成为表达民族美感的工具。”⑿早在东汉时蔡邕就提出:“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⒀又说“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在初级阶段,书法家有意识地通过写字,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到了高级阶段,他们往往一任感情倾泻,进入“物我皆忘”的境界。近代书法家沈尹默称书法是“无色而具画图的灿烂,无声而有音乐的和谐”,这是对书法意境美的概括。由于有了意境美,书法才具有感人的艺术魅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意境是书法艺术的灵魂。人们说的草书是“书法中高度昂扬的浪漫主义”指的就是这一点。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也写道:“作书要发挥自己性灵,切莫寄人篱下。……要知得形似者有尽,而领神味者无穷。”⒁对作者本人来说,长期一成不变写章草,也会变得麻木,变得迟钝。对展览来讲,展厅中都是活泼乱跳的鲜活作品,您老是一幅守旧规矩的作品挂在那里,就吸引不了人们的眼球,终被人们所遗忘。
  
  一幅优美的书法,宛如一曲优美的音乐,它那富于节奏韵律的笔势笔意,像一泓清泉流泻于字里行间,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时而通畅,时而停歇,用无声的旋律给人以美的感受。
  
  中国书法绵延几千年,此后,书法家们更是在草书方面各有创新,期间所涌现的典范足以使我们为之骄傲。前人的路已经延伸到我们的脚下,背靠传统,走入现代,我们更有责任继续努力地去探索、延伸、发展、创新……。
  
  章草今后的发展趋向,必须在立足原有传统章草基础之上,扬长避短,采其他书体特别今草之长处,与今草紧密结合,这一点毋用置疑。吸收今草灵动的笔法,开张的结体,错落有致的章法,在浑厚的章草体中注入鲜活的催化剂,使古老的章草焕发时代新颜。如果这样的话,章草创作必定能闯出一条新路子,在今后书法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我们期待着章草美好的明天。
  
  注释:
  
  ⑴洪丕谟:《书论选读》。河南美术出版社,2000年7月第2版,第7页;
  
  ⑵转引自《章草考》,天津古籍书店,1990版,第10页;
  
  ⑶欧阳中石:《章草便检》引言。新华出版社,1991年12月第1版;
  
  ⑷宗白华:《美学散步》。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5月第1版;
  
  ⑸樊波:《中国书画美学史纲》。吉林美术出版社,1998年7月第1版,第184页;
  
  ⑹引自《沈鹏书画谈》。
  
  ⑺刘骁纯:《从动物快感到人的美感》。山东文艺出版社,1986年10月第1版,第80页;
  
  ⑻萧元:《书法美学史》。湖南美术出版社,1990年6月第1版,第350页;
  
  ⑼高二适:《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第3页;
  
  ⑽季伏昆:《中国书论辑要》。江苏美术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408页;
  
  ⑾刘骁纯:《从动物快感到人的美感》。山东文艺出版社,1986年10月第1版,第196页;
  
  ⑿季伏昆:《中国书论辑要》。江苏美术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30页;
  
  ⒀同上。第340页;
  
  ⒁同上。第402页;
  
  此文2009年5月27日发表于<<书法导报>>,并荣获“当代书法论坛”二等奖
  
  作者:徐蔚(中国书协会员、研究馆员)
  
  通联:314400浙江省海宁市文化馆
  
  电话:
  
  (0)13567332268
  
   

相关热词搜索:  蠡 章草 书法

上一篇:张宗祥先生书学思想浅析
下一篇:青少年书法教学摭谈